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

东莞警方刑拘网络小说作者,我胆寒!

文/周丕东
元平(化名),顺德北滘中学高三语文教师。在网上,他有个名字叫“天涯蓝药师”,这个网名因为描写东莞桑拿行业的网络小说《在东莞》而小有名气,他的这部作品单是在天涯“舞文弄墨”论坛点击就过200万。9月26日,东莞警方从顺德北滘中学以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罪带走元平,目前他已经被刑事拘留。他的妻子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,小说“完全不涉及色情,只是一个现实批判性质的小说”,虽然小说描写东莞桑拿行业,但他本人从没去过桑拿场所。(摘自天涯杂谈/南都深度 )
那个叫贾平凹的作家曾经写过一部小说《废都》,通篇淫秽,却不见得身陷囹圄,而元平,一个宅男,写了篇网络小说,居然就是传播淫秽物品罪,看来,淫在中部是高雅,淫在南方是犯罪,而这一界定也全凭各地警察对法律的意会。只不过,如今的民众已经越来越具有独立思考、判断是非,和自我保护的能力,既然东莞警方能够理直气壮地拘留网络小说作者元平,我们也得毫无保留地问一问东莞警方,在你们的眼中,到底小说要写到什么程度是高雅,写到什么程度是淫秽?如果说不清,那我只能对你用公权力拘留一个书生表示质疑,并强烈抗议。
我怕跨省,但不能因为怕跨省就躲在家里合上嘴巴一言不语,作一个公民,我有质疑的权力,我也有抗议的权力。何况,我也经常在网上写几个字,为了保护我自己,我也有必要弄清是否会不小心变成传播淫秽物品罪而被拘。
在这样一个信息化的时代,我们都有表达的欲望,并通过网络的互动来构筑另一个虚拟而存在的世界,以此来丰富我们的生活。这个时候,平凡的我们,表达方式更侧重于文字的形式出现,而文字却是有痕迹,留下痕迹就韵味着承担责任。每天都有网友提示我会被跨省,提示是善意的,我相信他们是善良的人,但我不敢确定他们是不是真的胆小,但可以肯定,他们见到过或听到过跨省,只不过我弄不清他们的胆小是否源于对法律的不信任。当然,也不排除有人吓唬我,至于吓唬的人是谁,出于什么目的,我想我就不必在这里浪费文字了。我可以郑重地说,我、以及网上不计其数的写手,我们都是合法地发言,我们完全有法律赋予的言论自由的权力。但也不得不承认,我们随时都会被跨省,因为法律能够赋予我们权力,但执行法律的人或因为理解的偏差,或因为某些只有他们明白的原因,而剥夺了我们的权力。所以,我一直呼吁法律的精确与死板,以便于所有智力水平一般的人能够理解并遵守。就像东莞警方拘留元平,天涯版主“蜘蛛1”说:如果是黄色小说,我们早删了。他认为,从有关部门的判断标准看,这小说也只能算文学作品而非色情出版物。而知名作家慕容雪村说,小说作者因言获罪,而自己创作经历和该作者相似,如果他被抓了,也许下一个就是我。
只能说,网络遍布元平这样的涉嫌犯罪之人,只是各地警察没有采取行动。幸乎,慕容雪村;幸乎,身居东莞以外的网络写手。一起谢天谢天谢警察,谢他们渎职,给了我们自由。
渭南警方抓了谢朝平还未谢幕,又来了东莞警方抓元平。警察的眼睛从前阵子盯着小姐到了现在盯着文人,总是倍受指责。如果指责的人都是法盲、愤青、不明真相者,那么把这些指责的人也抓起来吧,从此,中国只有公民没有人民,再不要为计划生育和房价物价而操心了。警察的公权力是来自于人民,是为人民服务而权力,而不是为权力服务而人民。小布什说,人类千万年的历史,最为珍贵是实现了把权力关在笼子里的梦想,我现在就是站在笼子里向你们讲话。作为美国的总统,小布什如此,而我国的权力呢,他们是把人民关在笼子里,站在笼子外对人民说话。
网上有人猜测东莞警方抓元平,是因为元平的小说有损东莞形象,如果按这种逻辑,各个论坛的网民都要在全国范围内抓捕归案,因为他们或多或少都说一两句不满的话,这些话不损地方也损国家。同时,东莞警方也有失职的行为,潜伏的罪犯的那么多,直至今日才抓个名气平平的网络写手,难道不存在失职行为,难道还不要受到追责?
东莞警方对网络写手的拘留是一个惊天响雷,把舞文弄舞的书生吓得屁滚尿流,我也胆寒,浑身颤抖不已,牙齿咯吱咯吱地直打冷战,我只好咬紧牙关,咬出鲜血。却不知这鲜血是咬破我国法律而流淌,还是咬破东莞警方的权力而流淌,我只好用手背擦着鲜血说些感到痛苦的话。
返回列表